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全职高手同人】好时光(韩叶韩)5-6

……被女神告知今天是老韩生日!鸡血地从床上蹦起来贴一段(很旧的)更新……看过的就不用看了,一个字都没有改,orz

韩文清,生日快乐。我还是萌着你的,我一直都知道。


————————————

  (五)

  出租车在一幢单元楼门口哆哆嗦嗦地停下来。韩文清翻出钱包找钱,叶修在后座好心地提醒道:“你刚捡那个钱包呢?”

  韩文清回头瞪他一眼——好吧,看来是恢复精神了。

  

  他走在叶修的身后,看着对方熟门熟路地摸出钥匙开了门。一进门就是间宽敞的大厅,十来台电脑整整齐齐地摆在正中央,用来会客和休息的皮沙发摆在一旁的角落,看上去很久没有人坐过的样子。视线的尽头还有向上的楼梯,应当是有第二层楼作为宿舍——这就是兴欣的大本营了,韩文清想。然而他很快地回想起之前的对话,皱着眉头道:“这不是你家。”  

  叶修就笑了:“我们兴欣的集体荣誉感,以战队为家。”他指一指角落里的沙发,“你坐,老韩,我去给你倒水——小乔回老家夏休去了。”

  “不用。”韩文清说。虽然这句话并没起到什么效果;一杯水还是端到了他的面前。叶修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  

  “说吧。这么千里迢迢地赶来,找我什么事?——可别跟我说你没事啊。虽然你每年都来H市探亲,这次的气场可不一样。是什么事?”

  你怎么又知道了——韩文清没有问。他只是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然而和他想象中不同的是,对方这回并没有拿垃圾话来嘲讽他。回答的语气一反常态地认真:

  “是未来的事。”

  “什么?”

  “霸图的未来,兴欣的未来,荣耀的未来……你的未来。”

  韩文清沉默着不说话。叶修问:“我说对了没有?”

  韩文清点点头。刚想继续开口,叶修说:“很好,那我赢了。跟我去PK。”

  “什么?!”

  “不是找我有事吗?先PK赢我再说吧。这是兴欣主场,我说了算。机器就在这,你随便挑。”叶修站起来拍拍他肩膀,“怎么,老韩,怕了?”

  这个人总有这种本事。再有交情的人,也能一瞬间就回到对他恨意滔天的那个原点。

  “十几年了,谁怕谁。”韩文清冷冷地说,“干死你。”

  

  

  (六)

  打完第一年联赛的韩文清觉得自己几个月里褪了一层皮。

  这并不是说笑——虽然身为大公会的会长,动辄指挥几十人刷本团战,也要处理各种人际关系乃至勾心斗角,领队的职业素养和心理素质是绝对不缺的,更不必说游戏的操作和意识。他们是Q市几万荣耀玩家中的翘楚——霸气雄图公会上下一千来人,只出了大漠孤烟、石不转、季冷三个账号。其他的四人本来在各自的公会率领精英团,因为对本市的热爱所以加入了他们的战队霸图。这样的七人团队,从一开始就该无往不利,无坚不摧,至少那时的韩文清是这样坚信着。

  然而对手也同样如此。甚至比他们更强。那些惊人的天赋,狂热的爱,无以伦比的勤奋,以及由此而生的高超的技巧和绝佳的战术,它们之前都掩藏在游戏那纷繁复杂的辽阔世界之下,而现在,在每一场比赛里,不带任何杂质地摆上台面。这么多热爱荣耀的人,本来只能在游戏里擦肩而过,如今终于硬碰硬地走到了一起,带着他们三年来所有的经验和教训。这是绝对的实力的竞争。

  那个时候韩文清十九岁。正该上大学的年龄,他比所有准备考试的大学生都更拼命地准备着每一场比赛,研究战术,研究系统,研究配合,研究训练方法,研究每一个敌人。每当他想到职业比赛的这一层意义,就觉得全身的血都往头顶上涌。理所当然地,他想要赢得这场竞争。那是他骨子里带来的东西,无法改变的天性;他不想压抑,他也无法压抑。

  他只是简简单单地告诉队友,告诉记者,告诉所有人:我们会拿冠军。

  

  为了赢得冠军,他在半年里学到了比之前十年加起来还要多的东西,这是那层皮的前一半;而后一半人尽皆知:荣耀教科书叶秋率领网吧战队嘉世,把霸图夺冠的火苗掐灭在了半决赛,连冠军的边都没摸着。

  

  第一赛季的常规赛里韩文清还能遇见叶秋,到了季后赛媒体开始介入的时候就连人影也找不到了。真正有印象的,还是第一次去嘉世的主场,战队经费不足买不起机票,每个人拎着自己的鼠标键盘挤了一夜火车,赶集一样地赶过来。蓬头垢面地走到临时租用的会展中心,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懒洋洋地趴在路边的栏杆上,专心致志地抽着烟。

  韩文清走了过去。“哟,欢迎光临H市。”熟悉的人影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韩……文清。是吧?”

  自己的真名第一次从对方口中喊出来的时候,才醒悟这里已经不是网游的世界了。他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适应地看着对方。虽然站得一如既往地不直,可个子似乎还是长高了些;他说话的语气很无谓,抽烟的样子却很认真,每一口都吸得很慢很用心,好似香烟是一种来之不易的东西一样。

  小叶子抽不抽烟?他不记得了。他根本没有机会去知道,此时此刻他也不想知道。和夏天的那次不同,他这次并不是来探望谁,也不是来陪伴谁。若说是揍谁倒是更有可能——他从未有一刻忘记自己的目标。

  “我是韩文清。”他沉声回答,“我是来打败你的。”

  被挑衅的人不慌不忙地吸完了最后一口烟,嘴角微微弯起来,是个漫不经心的笑。他这才抬起头来正视他;一年前那些少年的敏感和青涩全不见了,只剩下一股子漠然。

  “类似的话我好像听过一次啊。有点创意行不?这么没有创新精神怎么搞战术啊,还好你们队搞战术的应该也不是你。……哎等等,你怎么这个表情,不是吧,真的是你啊?”

  韩文清从对方毫无笑意的眼神里解读出了“他是故意的”这样一个含义。虽然如此他的脸还是一瞬间就黑了。那时候连“垃圾话”这个术语都还没有出现,每个人对此的防御力也都相对很低;韩文清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子拎了起来。

  “哎,我说。你们大老远来这里到底是为什么啊?”

  被抓住衣领拎着的人完全没有惊讶的意思,看样子反而是善意地关心起了他。

  “打败你,拿冠军。”韩文清毫不犹豫地说。

  “好巧啊,我们也一样呢。”他眯着眼睛说,“所以我在这里,非常靠谱地抽着烟提神。可你在干什么?手上挂着我这个大活人,一百好几十斤的负重呢。该不会影响一会比赛的手速吧,啊?”

  “……”韩文清黑着脸瞪他。这表情即使在民风彪悍的Q市也足够收一条街的钱包了;然而对方完全没有动摇的意思。

  “有种就在赛场上打赢我。”对方这回是真笑了,一脸无所畏惧的神情。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这个人的话究竟是在善意地提醒他,还是在不择手段地干扰他让他的思维混乱?不管怎样,面前的这个人,再也不是当初的小叶子了;就像从此也没人会把自己叫做大漠孤烟一样。他们不约而同地走进了一个新世界;然而有个人却永远留在了从前的地方。

  韩文清缓缓把手里一百多斤的负重放下来。

  “你说得对,叶秋。”韩文清点点头——他也是第一次称呼对方叶秋。生疏的音节在口中环绕了一瞬,有些滞涩,然而他知道很快就会熟悉。“马上就在比赛里干死你。”

  “呵呵,那就一会见了。输了可千万别哭……你那张脸本来就够吓人了。”

  叶秋这么说着,自顾自地摆了摆手,懒懒散散地往会展中心的大门走去。

  然而他转身的一刻,韩文清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即逝的光芒。

  

  那个赛季霸图最终输给了嘉世。第二赛季依然没有赢;到了第三赛季,被嘉世再一次斩落在半决赛的时候,不光是战队上下,连整个Q市都蔓延着一种把一叶之秋撕碎的冲动。如果说当时的韩文清从未有过这种冲动,未免太假也太不切实际,尤其是对方一面说着天真无邪的垃圾话一面使出基本没有下限的黑心战术时(那时联盟还不禁死人消息,所以一叶之秋直到倒下还能继续一面扰民一面腹黑)——然而韩文清知道这样没有用。

  他拎着叶秋的领子挥舞拳头的时候,对方那样无所畏惧地笑着看他。没有用。

  就像即使把一叶之秋绑在地图中央的树上,让石不转举着十字架一下一下把他敲死,也完全不会有什么用。

  他看得出叶秋是在拼命。比任何人都要凶狠地拼命。和几年前咕咚咕咚把自己灌醉那样的拼命不同,是一种自觉自愿的,深思熟虑的,义无反顾的拼命。如果说韩文清为了荣耀,付出了他自己作为一个人最大的努力,那么叶秋就是把自己整个人都毫不犹豫地献了上去。或者还不够,他还献出了别的什么。或许是那些本来不属于他的,知识,性格,乃至经验,或许是什么更沉重的东西。

  这种拼命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用真正的胜利来打败它。

  

  第四赛季结束不久他在Q市见到了吴雪峰。后者退役之后洒脱地在全国各地巡游了一遭,他为人一向随和有礼,来拜访Q市的时候,连韩文清这个宿敌都愿意热情地招待他。

  最后一天他们在饭桌上谈了许久。终于谈到叶秋的时候,吴雪峰点燃了一支烟。

  “叶秋啊……他跟别人都不一样。我做他副手三年,看到他在游戏里发光,一年比一年亮得多。别人都说我有战术,也许吧,我是比别人稍微爱动脑子,不管是游戏还是比赛都一样。可即使这样,我也无法超越他,因为他动的不是脑子,是心。”

  韩文清盯着他看,并不接话——他知道吴雪峰还有话没有说完。果然对方的脸上闪过一瞬欲言又止的神情;然而终于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

  “他的半条命在荣耀里。”吴雪峰苦笑着说,“他那么拼命,不过是为了把另外半条也放进去而已。”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看着对方由于揉杂着深重而复杂的感情,而显得有些沧桑的脸。开口问了一句话:

  “所以秋木苏,是去世了?”

  吴雪峰有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奇怪他怎么还记得;然后就微微地叹了口气。

  “是去世了……若是他还在,也许不会这样。”

  不会怎样?韩文清没有问,他早已知道了答案。

  那个人心中有一个大洞,非要冠军来填补不可;也不是一个冠军,而是两个,三个……也许正是因为,自从某一个时间点开始,这世界上已经再也没有比冠军更重要的事情。

  韩文清比任何人都了解这一点——因为他自己也一样。

  意识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很想喝酒。他已经戒酒快四年,一直十分顺利,从未有一天如这时一样,想念盛夏酷热的傍晚,一瓶接一瓶冒着泡沫的冰凉的啤酒。那感觉,就好像他心中也凭空长出了一个大洞,非要啤酒来填满不可。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可是该来的还远未到来。他比谁都清楚叶秋心中的那个缺口——那张笑脸,曾几何时,也是他人生中不可多得的温柔。

  而温柔让人软弱。这使他觉得气愤;拼上自己的半条命来纪念已经失去的温柔,这样的叶秋却最终一次又一次地打倒了他。他看得越明白,就越不甘。他不顾一切也想要打败对方,想要亲手打败,狠狠打败,用事实告诉对方无论怎样的温柔在真正的强大面前都是不值一提——最后他似乎做到了。可是此时喉咙干涩的感觉,对啤酒焦虑的渴望,又是为了什么?

  有一段时间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指间快要燃尽的烟头顶端,红色火星缓慢而坚定地移动着。吴雪峰出神地盯着它看,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轻快地笑了起来。

  “所以老韩啊——虽说以我的立场说这话有点不合适——今年你们赢了他,也是件好事啊。”

  已经从荣耀职业圈退役一年的男人,眼神和从前一样睿智通透。他抬头看韩文清一眼,自在地抖了抖烟灰,“对你们两个都是。”


——TBC——

评论(1)
热度(22)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