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幻觉残留(1)

立下的flag总是要还的。

先把这个全篇都在海豹的东西写了吧……想到哪写到哪。





讲讲我召唤英灵们的故事吧。

虽然说得像是煞有介事,其实科学上来讲,只是赌牌抽卡的过程,五星概率1%,四星概率3%,具体角色可在卡池详情里查看云云。

我也学过概率论,也知道玄学只是玄学,知道随机过程随机数,知道从抽卡过程推断任何前因后果都只是一种幻觉。

然而,正如光束在视网膜上残留的影子一样,这幻觉也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残像,使我每每望进我的迦勒底,看着英灵们战斗的身影,都能够鲜明地回忆起最初召唤他们的心情。

 

(一)

我开始在意兰斯洛特这个人,是在一个类似相亲的场合上。虽然这么说可能会造成误会。(已经误会了!)

 

最开始的时候,入坑废狗是因为无聊。闪2完结两年,闪3毫无音信,晓轨运营太烂,花了最后一点热情完结了一篇文,进入了莫名的贤者时间。打开群,全群都在废狗。

我就下了个废狗,用了B站大号登陆,不知道有初始号,也没等到实装新手十连。为了凑出第一个十连还顺手充了一块钱。就这么开始了。

新手期是比较容易倦怠,过了一阵子也并没什么好转,每天打打日常肝肝活动,看看并不很长的剧情。姬友们问我有喜欢上谁吗?并没有,抽卡只是人云亦云地抽。她们说是因为我还没有遇上真爱。真爱?

通过FSN三线,FHA全剧情,看过FZ的原著加动画,依然没有厨上任何人的我,会在废狗里遇见什么真爱吗?

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她们为我相亲的过程还不到一分钟。“老兰说不定会很合蜡烛口味。”(大意)阿瞳这样说。

——Saber。骑士。是个爸爸,有个女儿。老婆也死了。并且强。强无敌。

好球带接连被击中的我有点眩晕。我搜了搜他的事迹,找到一本叙述他的生平的书,亚马逊千篇一律的商品页面上,简介的位置这样写着:

……全书焦点在于湖上骑士兰斯洛特的传奇,这位怀特笔下的第一骑士并非单纯光明神勇的英雄人物,相反地,造就他傲人功绩、响亮名声的,正是他的“残缺”。他的每一场冒险,几乎都是受背后阴影驱使的无可奈何;他的每一趟追寻,都是某种逃避。……

我打开fgowiki,又看到一句他的个人语音:

不……我没有说厌恶的事物的资格。一定要说的话,是我自己吧。

这是巧合,这是诈欺,这是不可能。我的理智这么呐喊着;与此同时,飞快地下载了马洛礼的原典,买了怀特大大小说的全套,开始了长达半年且至今仍未停止的圆桌文学研究生涯。

 

(二)

埋头看了几天郎世乐骑士的冒险以及他和崔思痛骑士的一百次亲嘴以后,我意识到一个问题。

郎世乐骑士还没有光临我的迦勒底。

起初这大概不能算一个太大的问题,毕竟剑兰实装还早,狂兰长江则呜呜呜地无法交流;我还没办法将这两个英灵看成是同一个人。然而随着对圆桌文学研究的深入,这种寂寞开始若隐若现地伴随着我。

我开始借用好友的长江。他的盔甲好帅,他的剑也好帅,那就是传说中的阿隆戴特吧!他砍人好疼!他放宝具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第二个问题。孔老师也没有光临我的迦勒底。

所以好友的长江根本放不出宝具。他甚至等不到第三回合就被金色的种火打死了。

 

寂寞潜滋暗长,寂寞如影随形。星期六滑雪过后,暖融融的小木屋里,被几杯红酒灌得有些迷糊的我,开始了废狗生涯中的第一次抽卡上头。

整个过程是委屈的,非常想哭,因为比谁都清楚概率和期望,所以觉得绝望,觉得不可能,就好像单恋的少女执着地写给憧憬偶像的,永远不会得到回应的情书。

举着白旗的圣女很好心地想要安慰我。模样漂亮的小女孩递给我一本童话书。圣女第二次出现的时候表情严肃,像是提醒我这样下去不行。

不行吗?不行吧。明明你们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那么难过呢——

我再一次按下召唤按钮。白色的光圈,翻出金色的狂阶卡背。那个时候我还在想,狂阶有B叔,有弗兰,有小玉,甚至有五星的大公。金色卡背自底向上剥落,纯粹的湖蓝的底色上,黑色的人影面目模糊。他开口回应我,那声音也和他的面容一样模糊不清。

他说:“——————……”

我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些委屈的绝望的情绪都不见了,却也并不激动,只有一种深海般静默的安心。我关上了手机。


2017年2月19日,我在剧情池里用200石捞出了第一个长江。


(TBC)


评论(20)
热度(17)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