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幻觉残留(3)

国服再长草我要死了

说好的白沙滩呢



(六)

我的好友们大概会注意到,我助战的ALL阶一直都挂着伯爵。

即使是剑兰已经140,剑阶又并不缺别的助战,可以把真爱挂到ALL阶去让更多人看到的如今——我依然没有换下ALL阶的伯爵。

伯爵不是我的真爱。可是他在我的废狗生涯里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他是我的第一个满宝五星,也是第一个让我主动去卡池抽到满宝的从者。当然,从现在的眼光看来,这些都不是重点。茫茫多的卡池,层出不穷的骗氪,只要还在玩,这种事情或迟或早,总是会发生的。

伯爵真正的重要性,在于他第一次,带我沉入了虚幻的欲望的洪流。

说是虚幻,因为这甚至和剧情和背景资料都无关,纯粹是来自一串二进制的随机数。 

我说我曾看见他的眼神,看见他不满足,看见他想要更多;其实不是的。

不满足的是我。想要更多的也是我。理智被欲望的火焰熊熊吞噬。我想要他的全部。

 

我的伯爵从零宝到三宝用了一天。从三宝到五宝也只用了一天。满宝的时候监狱塔的剧情还没有过半,我甚至不太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说他是月球男朋友。

大概我平时虽然也氪,但至少还是有理智的氪,姬友们看到我的五宝伯爵,纷纷关心地问我怎么了。

——我觉得我被魅惑了。我老老实实地说。

从三宝升到四宝的两单里,长江还曾出现过一次;3D的漆黑雾气里,骑士的表情含义莫名。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张牙舞爪的B叔。姬友们嘻嘻哈哈地笑道,这是老兰情路上的大危机!

我去灵基一览里看了看他。My room里当然已经换上了伯爵。早已满破的黑色骑士在夕阳下奔跑,他的宝具等级也刚刚升到了3。

别着急,我在心里对他说。很快我也会拥有你的全部啦。

开了国服千里眼的我说得那么确定,仿佛这是理所当然会发生的事情一样。

 

(七)

我的胸有成竹是有原因的: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FZ联动活动就要开始了。

在那之前会有一次预热卡池,五星up是闪闪和阿尔托莉雅日替,四星up有且只有一个,就是Berserker长江。

我在新年日替的时候,抽到过一个闪闪。因为知道他很快就要从对界水枪强化成对从者第一光炮,并且他那么帅,所以早就计划好了要在这个卡池抽到二宝。

而卡池里五星和四星的比例是1:3。抽闪闪的过程中顺便抽出两个长江,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我甚至认真地考虑了在闪闪出货之前就抽出了第六个长江而不得不含泪卖掉的情况,还为此难过了一分钟。

 

因为有着这样的规划,四月到五月期间,是过得非常轻松并心怀希望的

伯爵和长江之间看似情敌的关系很快就缓和了下来。一开始我以为伯爵的到来会让长江的出场机会减少;后来发现这是个绝对的幻觉。全员都没开羁绊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是的,在孔老师的指挥下,他们天天一起加班。

因为都可以无视对方职阶,所以同一套阵容几乎可以打遍所有本;而且,由于都是绿卡宝具的缘故,只要再发一张绿卡就能够带上宝具打出绿chain,一个回合保底50星的时候,即使复仇者的集星根本就不存在,也不妨碍伯爵和长江一样成为暴击界的豪杰。

一边打本一边也开了很多脑洞,伯爵和长江的互动比如亲嘴出星,当然它们无一例外地都湮灭在了赝作的100池里。

而如同考试的最后一分钟还趴在卷子上拼命答题的赝作的终点,刷本刷到一半,大大的维护字样亮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啊,我一直在等的那个池子,要来了。

 

(八)

FZ预热池子开启的时候,我的心态依然是非常平和的。我很清楚地记着那天早上睡到八点才起,大概是国内的半夜11点左右;再等一个小时,闪闪的单独日替就开始了。

直到现在,回顾一下我的废狗历程,也可以很确定地总结出,在这个池子之前,我抽卡的出货率,都算是欧的。最非的几次七八个十连也都来了,从来没有歪过,那时候我太年轻,根本还对沉船一无所知。

所以,当我往卡池里砸了两单石头依然连一个五星也没看到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懵逼的。

闪闪不喜欢我。我想。废话本王哪一点看得上杂修你。——但我已经规划好了啊!

头铁的我没怎么犹豫地往里投了第三单。杰克女儿五宝了。现在回想一下,出货的时候刚好是第三单的后半段,触发了都市传说中的120抽保底

第四单又出了一个狐狸;闪闪直到第五单的后半段才不紧不慢地来了。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一脸你能拿本王怎样的表情

五单一宝,计划通。我有气无力地对自己说。

 

我有气无力地打开宝具升级界面,把刚刚抽到的闪闪合成二宝,一面顺手把刚刚抽出的六七个四星也合了。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的长江只能升到四宝。也就是说,在刚刚奋战闪闪卡池的时候,我只抽到了一个长江。

我用了700石,抽到了一个五星up,还顺带歪了另外两个五星,抽到了一大堆其他的四星,却只抽到了一个长江?说好的四星单up呢?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唯一一个长江也是第五单的时候才来的。伯爵第五单的时候已经五宝了好吗

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屏幕上离满宝还差一宝的长江。——我真的、真的已经规划好了啊。

 

“他在闹情绪。”姬友一针见血地说。

第六单扔进去的时候满地金圈,出了少说五个四星,甚至还出了一个呆毛,依然没有长江。

第七单抽到底连闪闪都四宝了,依然没有长江。

因为不知道准确的四星单up率我就不在这里算了;然而这样的抽卡结果也是极其非常不符合概率上的期望的,抽过四星up的大家应该都很清楚。

这个时候的我,看到BOX里长江头像时的心情,已经可以用出离愤怒来形容了。

如果是这样的结果,当初在剧情池里,为什么要在200石的时候就回应我的召唤?

我只是想要你的全部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给我呢?

 

“常驻等歪,区区四星,以后总会抽出来的。”姬友理性中肯地说。

——我不抽了。我咬牙切齿地回答说。 

——不是说常驻会歪吗?我再也不抽了。封印我的卡池。反正Box也可以打到关服

——既然他不愿回应我,我也不会再给他重新来过的机会了。就这样江湖再见吧。

卡池的结束时间一点一点地逼近,我自暴自弃地下了这样的决心。

 

(九)

这样的决心一旦下了,忽然也就变得很平静了。

如果没有多余的渴望,只是单纯的比较四宝和五宝的伤害差距,只有区区5%,甚至连每场战斗中0.9-1.1的随机乱数都无法盖过。

我到底为什么要追求满宝呢?

是为了表达那意义不明的对角色的喜爱吗?是为了证明那无处安放的占有欲吗?是为了从程序的随机数里得到一点点虚幻的共鸣吗?

这样问过自己之后,就不再愤怒了,只是非常的悲伤,那是单恋的少女长大后,意识到曾经的爱情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意义的一瞬间,疼痛而无可挽回的悲伤。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怀着这样的悲伤,漫无目的地浏览着论坛,期待有谁能一起分享各自沉船的经历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顺利出货的帖子。玄学是因为用了FZ梗里的路灯杆

那时正是下午一点左右,国内是第二天的凌晨四点。我打开游戏,在邮箱里收到了连续登陆七天的一张呼符。

经历了之前的七单,我的圣晶石早已空空如也。我握着这唯一一张呼符,蹬上鞋子出了门,走到离自家最近的一根路灯杆下。

心里的某个地方在放声大笑,似乎觉得这样做的自己可笑至极。那又能怎么办呢?我总要接受这个放弃治疗的我自己。

我点下召唤按钮。白色的光圈,翻出金色的狂阶卡背。那个时候我还在想,狂阶有B叔,有弗兰,有小玉,甚至有五星的大公……金色卡背自底向上剥落,纯粹的湖蓝的底色上,熟悉的黑色人影面目模糊。

他没有开口回应我,我已经不再需要任何的回应了。

2017年5月17日下午1点05,距离FZ预热卡池关闭只有三十来个小时。我在家门口的路灯杆下,用一个呼符抽出了满宝的最后一个长江。

 

那是我至今为止的最后一个B长江。

从那之后的四个月三十单里,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在卡池里见到他。

 


(TBC)

评论(16)
热度(13)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