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幻觉残留(5)

好像被催更了?虽然我连原文都没看见啊残念。

连小作文都要卡文,还是氪金使我快乐……


==================


(十四)


如此这般,我的心态兜兜转转,从概率到头铁到玄学,最终落到了非常俗套的“缘分”两个字。

因为在抽卡中看到了从者们性格清晰的伏线,所以不再奢求人品或是运气,而把将要发生的事看成一种纯粹的人生经历;和喜欢的角色交流和互动的经历。

一句话总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氪到出。毕竟说了是交流和互动,我也要有所表示对不对。


我为即将到来的兰斯洛特池准备了手里仅存的几十个石头以及十单

维护结束时是这边的凌晨两点;根本没怎么睡着的我差不多在两点半左右醒了过来。披上一件外套,拿上手机去厕所一面蹲坑一面抽卡。

开门迎接我的是一张小太阳;随后跟来的是可爱的法老和笑声很爽朗的法老。第二单下去的时候翻出了一张金剑;心率飙到180的同时,眼看着卡面上的熊孩子跳出来问他爹在哪。兰斯洛特卿你这种抬同事出来挡枪的行为是极其不智的好吗。

可爱的法老小姐和第六个杰克女儿再一次光顾之后,第三单和第四单没有抽出一张金卡。按理说四单四五星已经是非常欧的概率;我的心却一点点沉了下去。

——600石,兰斯洛特没有来。

我决定战略性地等一等。回到床上勉强睡了一会,做了许多不知所云的梦。差不多四点左右的时候,再一次醒了过来。睡是肯定没法再睡了;我有点认命地起了床。

我走去洗脸池开始洗漱,一面刷牙一面再次打开了抽卡界面。

第五单迎来了第二个拉二;第六单抽到一半,第三个拉二和第三个尼托一起来找我了。

是的,840石的时候,连当期五星都已经三宝了,兰斯洛特还是没有来。

下一个十连是一发标准保底;牙膏在口腔里的滋味有点苦涩。马上就要突破900石的大关,马上就要实现300发不出一个当期四星UP。我看着那过于熟悉的抽卡界面,有些自嘲地想,我居然还妄想过满宝;曾以为狂长江已经是沉船的极限了的我,是多么天真啊。

我机械性地点了第六单的最后一发十连。看到金剑卡背的时候,还在想,又是剧情池里的哪位金剑小姐姐来同情我了?

卡面自底向上剥落,穿着熟悉盔甲的骑士看着我,似乎是因为没有戴头盔的缘故,他的表情有点尴尬。

屏幕上闪出英灵召唤四个大字。四星。当期UP。在第900石的时候出了第一张。


我有气无力地截着图;到了这个时候出货的喜悦早已不存在了,只剩下无可奈何。姬友们一面同情,一面恭喜,一面问我,准备好满宝了吗!

——按照900石一张这样算的话,十单都抽完也抽不到第二个啊。我悲愤地想着。指纹一划下了第七单,等待着十单一宝or十单二宝这种差不多已经写好的结局。

金光一闪。

下一个十连,930石,剑兰二宝。

再一个十连,960石,剑兰三宝。

再一个十连,990石,剑兰四宝。

再一个十连,1020石,剑兰满宝。

满宝的时候第七单甚至还没有抽完,我看着手里剩下的30个有偿石,只感到啼笑皆非。


(十五)


我曾相信英灵们都有他们各自的性格,也会通过召唤这种途径来表达他们内心的想法。

那么,兰斯洛特卿试图对我表达什么呢?

“他患得患失,觉得你不是真的爱他,只是爱他的脸。”

“他觉得在你心里,另一位拿剑养女儿一脸苦逼的男人比自己更重要。”

“不砸五六单怎么证明你爱他?”

“然而就在你快要绝望,准备放弃的时候,他冲了出来,说不要走!”

姬友们嘻嘻哈哈地脑补着一场狗血情感大戏。然后问我: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在强抢民女。我老老实实地说。


我把强抢来的民女合掉了宝具,挂上了助战,扔进了队伍后备,然后一口气灌到了100级。

这样的一连串操作以后,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myroom。骑士的盔甲经过满破之后已经掉漆成了银色,银色的骑士在屏幕里尴尬的微笑着。

你好啊。我想。我还没在剧情里见过你呢。蘑菇笔下的你是什么样子呢?你跟盾娘的关系还能不能好了?


差不多一天一夜之后,通掉了第六章的我,终于知道了蘑菇笔下的兰斯洛特真正的模样。

那不是我心中的兰斯洛特。

和那个残缺而自我厌恶的形象相反的,是开朗地笑着承认自己喜欢美女的骑士。在正义和忠诚之间,明明应当做出选择的时刻,他却是圆桌中唯一一个遵照自己的内心,一面宣誓效忠一面尽力挽救弱者的人。崔斯坦请求反转的祝福,借此来泯灭自我;而兰斯洛特选择了凄烈的祝福,因为他希望能够在这个绝望的奇点,最大限度的保存自我。很显然的,在蘑菇的兰斯洛特心中,世上并没有比他的【自我】更重要的事情。

他的自我意味着很多:公正,武勇,善良,忠诚,友爱,女儿控,和烈火焚身的爱情。除去最后一点,其他都是很好很好的。而他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是的,蘑菇的兰斯洛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强大。他完全地接受自己的存在,并直到世界毁灭的临界点都一直在珍视它;他相信自我,他不愿委屈自我。与怀特大大的蓝斯洛相比,他想要的太多了;他想要主持正义,也想要对王尽忠。正如他想要得到王的欣赏倚重,却也决不愿错过王妃的爱情一样。

不是他的软弱令他无法做出选择;而是他的自信让他不需要做什么选择。他打心底认为他足够强大,因此他想要的一切都有可能。


不……我没有说厌恶的事物的资格。一定要说的话,是我自己吧。


再看这句语音的时候,便有了别样的含义。

他厌恶的不是不忠的自己,甚至也不是那个为爱不顾一切的自己。他厌恶的是,那个【没能做到】的自己。

那不是我心中的兰斯洛特。我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接受这一点。



(猜猜还有没有TBC的TBC)


评论(34)
热度(15)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