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全职高手同人】好时光(韩叶韩)1-4

韩叶韩,应该是清水。隐韩张和伞修。大量私设注意。Bug很多,OOC也有的是(囧)

大量用梗源于病友@洗砚,请收下我巨量的感谢……

中秋快乐。


——————————————————

  (一)

  

  韩文清走进兴欣网吧的大门时,眼睁睁看着一个正准备掏身份证上机的小男生手一抖把钱包掉到了地上。他皱了皱眉,很好心地走上一步,想要帮忙捡起来。对方尖叫了一声,惊恐万状地看了他一眼,跳起来夺门而逃。

  “钱包!钱包不要了?”他在后面追着喊,结果本来就在玩命跑的那人跑得更快了。

  前台小妹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愣愣地看着他;身后有人拖着鞋底走下楼梯,弯腰把钱包捡了起来。

  “唉,刚满十六岁,就受到这样的惊吓。”叶修随手翻出钱包里的身份证,上面的塑料膜都没撕干净。“你说你这副尊容给多少人留下心理阴影了。就不能长点心吗老韩?”

  韩文清皱着眉转过头去——事实上皱眉这个表情一直也没变过——“你怎么下来了?”

  “知道你这两天会来,所以下来看着点,省着顾客都跑光了。”叶修顺手点起了一根烟,“结果还是让你吓走了一个。说吧,怎么赔?”

  “放屁。你怎么知道我这两天会来?”

  “想知道?呵呵,秘密。”叶修在袅袅升起的蓝色烟雾里眯着眼笑。

  

  (二)

  

  韩文清从十六岁起,就每年来H市一次。多半是挑在夏季休息的时候,具体到哪一天就很随意。他是霸图队长,夏休期也要照顾培训营那边的情况,真正空闲的假期并不算多。然而不管怎么忙,他每年都来一次。

  当然不是为了叶修。事实上第一次来H市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叶修此人的存在。那个时候荣耀开服还不到一年,大漠孤烟刚刚当上霸气雄图的会长,各大公会还在群雄逐鹿,散人的玩法正流行。他所知道的是战斗法师一叶之秋,以及总是跟他形影不离的秋木苏,混在刚开不久的嘉王朝工会里,操作一流,心黑手狠,抢Boss抢的极凶。

  那个时候的韩文清,自然也和所有沉迷荣耀的小男生一样,一天恨不得24小时挂在游戏里。因为探亲的缘故不得已来H市,路途折腾半天,耽误了游戏进度,十分闷闷不乐。刚从亲戚家大门走出来,他立刻跑进了最近的一家网吧,急不可耐地掏出账号卡登陆了荣耀;结果不到两个小时,差点到手的野图Boss又被嘉王朝工会抢去了。

  他盯着屏幕一角渐渐远去的那两个熟悉的ID,心情差到极点。指挥了半天,嗓子又干又渴,想跟网管要瓶可乐,喊了三四次都没见人来。他愤怒地站起身,大步冲到前台,心里越来越涌上一股冲动:把这家网吧砸了。

  结果走到前台就怔住了:网管也在玩着荣耀。而且角色头顶上的工会名称,赫然是刚刚抢了他们野图Boss的嘉王朝。

  

  “两位高手,太厉害了!这样都能从他们手里抢到Boss!”

  一叶之秋和秋木苏都已经从游戏里下线,网管在一边开着QQ窗口正在和他们聊天。

  “呵呵,也没什么。掉落的材料,就按照事先说好的分吧。”秋木苏说。

  “没问题!这次人品好,掉了件橙装战矛,小叶也拿去装备上吧?”

  “呵呵,那就不客气了。我们还有事,先下了啊。”秋木苏说。

  “两位高手是去参加今晚的比赛对吧!”小网管拼命地打着字,手速并不快,可是敲得键盘噼里啪啦响,生怕对方提前一步下线了,没看见自己说的话。“我今天实在要看店走不开了,下次一定去现场支持你们!”

  “不用下次,这次就赢得他们屁滚尿流。”一叶之秋的回复连一秒钟都不到就过来了,随即讨论组的两个头像就都灰了下去。

  小网管的鼠标在QQ窗口上留恋地停了几秒钟才关掉,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可乐想要赶快送给已经被自己晾了很久的客人,一回头就看见韩文清近在咫尺的脸,可乐登时摔在地上,哗哗地洒了一片。

  “客人,你……”他哆哆嗦嗦地挤出这几个字。他觉得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看着一盘牛肉。

  “我问你。那场比赛在什么地方?”

  

  ****

  

  联赛开打第三年,第一次全明星联赛之后,选手们聚在一起吃饭。

  那个时候职业圈才刚刚成型,大家全是网游里练出来的手艺,一个战队往往都是同一个公会出身,交情好的出奇。菜还没上齐的时候,大家就开始热热闹闹地晒各自老友的糗事;叶修——当时还叫叶秋——也不搭话,巨低调地埋着头吃饭。吃饱了,想溜出去抽烟,不知为何被人抓住了,也非要他说点什么。

  “我说叶秋大神!没打联赛之前,你有没有在网游里认识我们谁啊?有没有见个面什么的?”

  叶修就笑。“韩文清,”他夹着没来得及点燃的烟指指另一边,“我们第一次见面,他一个人,用脸吓跑了七个流氓。”

  “你是那个流氓?”有人完全抓错了重点地问道。叶修没什么表情地呵呵一笑,就堂而皇之地走出去抽烟了。

  ——联赛场上的死对头,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居然在联赛之前就互相认识,而且还见过面;这个发现若是拿到现在,大概又是一阵八卦,然而年代已经太久,那时在场的人一两年之内就纷纷退役了,所以也并没有流传开来。

  而现在,连他们自己都并不经常说起这么久远的事了。

  

  其实用脸吓退流氓是太夸张了——后来韩文清也明白夸张是这人从来不舍得不用的艺术手法——他还是抓住其中的一个,很随意地打了一拳的。被打到胃部的人当场就吐了一地;他熟门熟路地及时撒开了手。

  和很多年以后的包子入侵一样,韩文清在为大漠孤烟选择职业时,也是选了最有代入感的那个。

  “有没有抢他们的钱?交出来,否则就是这个下场。”他平静地看着人数多达七个的敌人。

  “奖金。”刚刚被流氓们打翻在地的两个少年,年龄大一些的那个开口了。他从地上慢慢站起来,嘴角被打破了,说话时带着微颤的痛音,“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奖金。”

  

  事情很快就弄清楚了:两个人在网游比赛中大获全胜,赢了头奖,却被输的一队记恨,召集了人手决定给他们一点教训。

  最后两个人拿回了全额的奖金,追加百分之五十的医药费,再追加百分之三十的精神损失费。

  韩文清想要送他们去医院,两个人却坚持说不用,他看了一下似乎也只是皮外伤,就把他们送回了家。两个劫后余生的少年走在前面,他这才有机会仔细看一看,明明都是十五六岁的身量,不知为何一个看上去比另一个成熟很多,像是哥哥和弟弟一样。

  弟弟模样的少年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打击的缘故,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然而不久就被哥哥模样的同伴摸了摸头,惊讶地侧过脸来。

  “小叶子,我们去买点零食好不好?答应了小橙给她带好吃的东西回家。”他这样说着,另一只手又伸出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们得想想办法讨好一下她,否则就这样子回去的话一定很惨……”

  被叫做小叶子的少年也没回答,端详了他片刻,才说:“嗯,像个猪头。”

  两个人顿时开始打闹然后又扯痛了旧伤然后同时咝咝地捂住伤处;本来十分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下来。

  最后他们在快要打烊的店里买了很多水蜜桃和一盒鲜肉月饼;还买了一大袋五香瓜子给他们一直说起的小橙。出了店门,哥哥模样的少年递给韩文清一个月饼。韩文清一口就吃完了。

  “我叫苏沐秋。他是小叶子。你叫什么名字?”

  韩文清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我是大漠孤烟。”他把最后一点月饼咽下去,“我本来是来揍你们的。”


  (三)

  “每次来都挑最热的时候。在Q市老老实实呆着不好吗?哥日理万机,事务繁忙,这周还有十二个野图Boss等着刷呢。不然咱们回网吧去,老韩你也客随主便,跟哥一起参与我们兴欣的工会建设如何?”

  “少废话。”韩文清一如既往的回答。他们在被网吧里的粉丝发现之前迅速地离开了兴欣的大门口。H市的盛夏闷热如同蒸笼,从网吧到路口走了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汗水把后背都湿透了。韩文清倒是觉得还好,一转头看到联盟头号宅男站在旁边,一张脸被本来就白的太阳晒得更白了,摇摇晃晃地好像随时要倒下的样子。这个人的技能点果然都点给手速和心脏了——韩文清第无数次确认了这一点。

  韩文清伸手打了辆车,开了门放叶修坐进后排,顺手把对方的烟扯过来掐了。然后他自己打开前门坐上了前排。司机的脸色顿时都不好了;他也懒得理会。

  “老地方?”他回过头问叶修。

  “老地方还是算了吧,不小心把哥热死了,怕你会哭。”叶修难得连垃圾话都开得有气无力,靠在椅子背面半闭着眼睛,“去上林苑,司机师傅。就前面不远那个小区。知道怎么走吧?”

  韩文清也转头去看司机。司机脸色煞白地点点头。韩文清问:“你家?”

  “……嗯,我家。”叶修微微点一点头。

  

  韩文清第二次见到真人叶修也是在他家。他天生方向感好(因此荣耀读图功夫也一流),凭着去年的记忆,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那间破破烂烂的小楼房,敲开了那间比楼房更要破烂一点的门。门打开的同时他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他的副会长游峰电发来的,言简意赅的一句话:XXXX副本记录被刷。

  破破烂烂的那扇门打开的时候,苏沐秋的脸上还带着刷记录成功之后喜悦和疲惫交杂的神色,一抬头看见是他,吃了一惊,然后就笑了。

  “是你啊,大漠孤烟。不好意思刚刚在刷本,开门稍微晚了一点。”苏沐秋一边把门开大一边把他往屋里让。非常小的卧室里放着三张床和两台电脑;一直被叫做小叶子的少年从屏幕前懒洋洋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他说:“好巧。你又是来揍我们的吗?”

  韩文清用他此生全部的力量才忍住没把手里的东西摔到对方脸上。

  

  十七岁的苏沐秋,是个开朗温柔,却又精明能干,将游戏里的利益最大化,借此努力养家糊口的少年;

  十七岁的小叶子,是个冷淡毒舌,懒散自我,一心钻研游戏的操作和战略,除此之外一切事情都无所谓的少年。

  而后来的叶修,从他在联赛出战成名开始,这两种迥异的性格就不知为何,早已同时扎根于他的身上;正如同他如何以一人之力通晓荣耀所有职业的打法,又可以在此之上掌握几乎一切可能实现的战术配合,也同样是一个谜。

  ——曾经立誓做到全职业精通的那个人,不是苏沐秋吗?

  荣耀联盟的历史上,从未有过苏沐秋的存在。所以心存这种疑惑的人,到了后来,竟然只剩了韩文清一个人。

  

  那天晚上韩文清和他们一起吃饭;他从不远的超市里买了烧鸡和熏鱼,还带了半打啤酒。在座的还有苏沐秋的妹妹小橙,懂事地冲他打招呼,然后就利落地为他们做了一桌子的菜。屋里摆了桌子之后就没有什么可以下脚的地方了。一共只有三张椅子,苏沐秋把他的椅子让给了韩文清,自己坐在床沿上。

  “刚刚刷记录,系统给了件橙武,能卖个好价钱,所以给小橙吃顿好的。”苏沐秋解释道,“大漠你别介意——不然我换个马甲,下次去你们公会打工再刷回来?”

  “不用了。”韩文清黑着脸吃菜,又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酒。

  “呵呵。”苏沐秋也没再提。

  然而这样的三个人碰到一起,并没有别的共同话题;他们共同赞美了一下小橙的厨艺以及关心了一下小橙的学业,然后在一片尴尬的沉默之后,话题又不由自主地绕回了荣耀。

  “你们觉得荣耀里最强的职业是哪一个?”菜吃到一半的时候苏沐秋问。大家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人,讨论的问题也就相对直接粗暴,跟讨论动画片里哪个角色武力最强基本是相似的心态。

  “拳法家。”韩文清毫不犹豫地说。

  “哈哈哈哈。”小叶子大笑起来。“其实我一直觉得流氓这个职业更适合你。”

  “你给我滚。”韩文清咬着鸡腿,“那你说是哪一个?”

  “当然是战斗法师。”小叶子说。

  “靠!”即使有小橙在场,韩文清也到底没忍住骂了一句。

  “不服PK。”小叶子面无表情地说。韩文清青筋直冒——大漠孤烟确实在PK上输给过一叶之秋,虽然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好了好了,别吵架,认真点。”苏沐秋说。韩文清就问他:“你觉得呢?”

  “我觉得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长处;一概而论某个职业最强是不可能的,荣耀这一点做得已经相当出色,这也就是它比别的网游更优秀的地方。”苏沐秋说,这时候韩文清和小叶子就都点了点头。其实他们也都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口头上都不愿意服输。

  “没有最强的职业,只有最适合自己的职业。对吧?”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的。”苏沐秋说。

  “实际上呢?”

  “实际上……如果能够把所有职业的特点都集于一身的话——”

  “你还是觉得散人最强?”韩文清惊讶道。他知道秋木苏这个账号名义上是神枪手职业,实际上枪手系的各种技能却都用得得心应手,是真正的枪术大师,这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了;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想要回归一年前流行的散人玩法,因为更换装备的冷却速度过长,无法有效率的使用不同职业的招式,这种玩法已经过时很久了。

  “嗯,我还是觉得可以试试。”苏沐秋点一点头,“我想要用一个角色,精通荣耀所有的职业。”

  “这是你玩荣耀的理想?”韩文清问。

  “可以这么说。”苏沐秋说。

  “这简直是扯淡。”韩文清说,然后他发现小叶子看着他的眼神像要杀人。

  “也许现在确实是扯淡,但是来日方长嘛!”苏沐秋也没生气,只是微笑着说。

  “嗯,也不见得来日方长。你还打算玩几年荣耀?”韩文清问。

  他这人一向说话直接,对方受不了是正常的;结果苏沐秋还没恼,小叶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了。“给我一瓶酒!”他大声说。小橙有些犹豫,但还是打开了一瓶啤酒递给了他。

  “只要荣耀还开服,我们俩就会一起玩下去。他研究他的散人装备,我为他打材料,刷副本。我们会是全荣耀最好的搭档。”小叶子咬牙切齿地瞪着韩文清。“直到永远!”

  他学着电视里大人的样子,咕咚咕咚灌了半瓶酒下肚。然后打了一个嗝,就那样趴在桌上,人事不省地睡着了。

  苏沐秋笑着摸摸小叶子的头。“直到永远。”他轻轻地说。

  

  (四)

  联赛十年的风风雨雨中,韩文清很多次思考过自己对叶修的情感。他并不恨他;即使全世界所有的霸图粉丝都恨透了叶秋或者后来的叶修,韩文清也并不恨他。无论是一叶之秋还是君莫笑,嘉世还是兴欣,对于他来讲,都是值得一战的好对手;值得一战的好对手并没有那么多。他恨不起来。

  他只是想拿冠军。想击败所有对手。想做到最强。

  连张新杰也不知道的是,韩文清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家庭暴力的阴影里。直到十四岁的一个冬日夜晚,他忍无可忍痛揍了醉酒的父亲,少年的噩梦才得以终结。对强大的执着从此根深蒂固地种到了他的骨子里——他无法不坚信,只有变强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只有打倒对方才能够让对方真正接受自己。他无法忍受自己身上哪怕任何一点软弱(他从母亲那里已经看到了太多的软弱)。他永远不服输,永远不退缩,永远不放弃。因为他知道那样的后果是什么。他甚至决不愿输给自己;他坚硬冷酷如一块石头。

  然而回放到比联赛还要早的那个网游的年代,他在H市一间闷热破旧的小屋里,看到酣睡的叶修,微笑的苏沐秋,和安静地坐在一旁的苏沐橙。那个时候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心里的某个地方被触动了;是一种很模糊,很柔软,有些失落,又有些温暖的感觉。

  是羡慕吗?遗憾吗?

  韩文清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因为温柔两个字,早就已经离他的世界很远了。

  

  第三年夏天他去得稍迟了一点——桂花都已经开了。打开那扇破门的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他不管问什么都只会嗯嗯啊啊;最后他只好由着对方颤巍巍地关上了门。

  韩文清就那么站在门口,看见了走廊角落的一片纸钱。他忽然想起似乎有段时间没有见到那两个熟悉的ID了。

  他左手提着半打啤酒,右手拎着熟食还有给小橙的一大袋香榧。他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把手上的东西放在门口,然后转身走了。

  那是韩文清三十岁之前最后一个有啤酒的夏天。

  当年秋天,荣耀联盟成立。第一届职业联赛开始时,十个队伍总共七十三名队员里,没有苏沐秋。


(TBC)


评论(2)
热度(16)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