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2011.3.23 十二国、弃坑以及其他

开题结束之后照例要堕落。冰雪和朱砂联合推荐的堕落源就是十二国。其实早在五年前就听说过这名字?一度还曾因为东方背景下载过小说到电脑里。然而当时终究没有看下去。那块硬盘上的内容都已经灰飞烟灭,打捞出大量音乐算是幸运之至,现在连硬盘本体都不知流落何方,那段时间自己的历史,以及其上承载的关于自身的一切记忆,都不复存在了。

所以这一次是从头再来。花了一整天时间拖了9G动画下来,一开始还怨念在480p和960p之间没有任何可选,后来才明白让这一部占这么多硬盘绝对不可惜。由于被打过预防针的缘故,并不觉得画风有多简陋(究竟哪简陋了),却在打开第一集就被开场音乐惊艳到了。同样是预防针的缘故,也并不觉得开头有多拖沓(究竟哪拖沓了),一直怀抱着极大的兴趣看下去,连女主一开始的懦弱也并未恨铁不成钢到咬牙切齿的程度——而到了阳子斩杀心猿的那一段,彻彻底底地震惊了。

是说动画都是这样的吗。

朱砂说轻小说的本质不外乎对于自我价值的探讨。这话似乎没错。由于从未受过类似东西的洗礼,说自己在“自身价值”的观念上有很大程度的缺失也不过分。然而显然是有什么东西不同的。一味地找寻自我,重认自我,并以这种认知往广大的世界里寻找一个重叠的认证去,这种事情作为自我本身,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写到作品中,便难免八字不合。非要找到相似的波长,能够代入的角色,可以联想到自身的遭遇,才能够在最后云开雾明的那一瞬,张大了口看着屏幕心有戚戚。

而心有戚戚的原因,说到底,是因为自己相似的懦弱。连斩杀心魔都无法做得到的,根深蒂固的无力感。以及在观看过程中清晰地意识到这一切之后,所泛起的,喜悦的悲哀。

你做到了我永远不可能做到的事呀。阳子。恭喜。

—————————————————————————

打从开年以来就一直在说的红花,到底还是弃了。拿着所有萌点花一晚上挤出一点残渣出来,就连文件夹里的大叠废稿都不愿再看一眼。一身轻松。

不是不想要写完的啊。无论如何不是个有始无终的人。可是也深切地知道自己下定决心抛弃的时候,会变得如何狠心。拖泥带水可以墨迹很久,可是一旦断了就断掉了。决不留情。

大概是记性不大好的缘故吧。那一瞬间的伤感,是半衰期极短的人造元素,睡一觉就少掉百分之九十九的难过,余下的是高阶无穷小,也许永远不会消失,然而完全可以忽略不提。

每个人的坑属性,都是一样的吗?亲爱的那谁,那谁,那谁谁,你们在弃坑的时候,又是怎么想的呢?

而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下定决心,抛弃一个已经成型的提纲啊。

说到底是别人的根基。受影响过多都是借口。本来就是一个模仿秀的打算,然而太多的思前想后带来太多的细枝末节,导致无论如何下笔都像带着镣铐跳舞。既定的轨迹已经被你们划下,我试图从纵横交错的路线中开出属于自己的那一条新路,然而无论怎样行走,没有一点不重叠。

这没有办法。走在暗黑的树林里,因了别人踩出的脚步才得以生存,一旦偏离大路,必然步履维艰。没有可抱怨的资格。

所获得的弥足珍贵的教训是,无论外表如何华丽,文字的内核,其中的“自我”这个东西,千万不能丢掉。你所试图传达的东西,必然不能和任何人相同,哪怕仅仅相似,码字的过程都会危如累卵。写第二稿的时候,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就算重复了又怎样呢?难道不能以最开始的最原始的情感,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写下去吗?然后结果就毫无半分余地地摆了上来。如此不堪。

这么想的话催眠能够写出来还真是幸运啊。果然是因为够不要脸吗(笑

————————————————————————

红花弃掉之后就再没有别的债了。因为家养灵感君的特殊癖性,连构思都没有半点,真正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苏兰有个百来字开头,然而毕竟珠玉在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拿着自己的东西勾搭心仪作者固然不违良识,可拿着自己的破烂妄图向宗师挑战只能丢人现眼。说实话以现在的底子能得你们承认已经无耻之至。不后悔,可觉得自豪的同时,不是不心虚的。

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焦躁在心里。想要变强。因为知道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有多么不堪。诚然再重读自己码过的那些东西,总是觉得很好,可是一旦把它们和别人的东西相比,判断力就全盘丧失。

已经被不止一个人说文风多变了。事实上从头到尾码出的五篇,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风格在。连共性都乏善可陈。然而归根结底,是因为刻到骨子里的心虚啊。

写的时候会很满足。同时也怀揣着巨大的不安。因为对自己现有的东西毫无安全感,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抛弃已经有过的文风。从前甚至都不愿重复用同样的词句来着——是,那些都是细枝末节,主题和中心意思才是能够区分的根本,可是不行。心里知道,可是无论如何做不到。哪怕明知原来的风格就在那里,也无论如何想要尝试更新更不同的东西。

是的。说到要抛弃的话,这个人一向毫不留情。

———————————————————————

因此目前处于写文空窗期阶段。或者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未曾拥有过的自由。开题告一段落,会议social如狗,好歹一切都尘埃落定,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了。终于。这么说出口的话,似乎写文也不再是喜欢的事情了哦?虽然你我都知道那只是个笑话。

开会的途中重读了1Q84的B1B2。前两本写得是如此之好,乃至重读也非常有趣,让人不得不期待最后一本是如何收场的——结果B3一开头,感觉就只有强烈的两个字:崩了。

自己把自己角色写崩了的感觉理应很奇妙?但是没有办法了,村上。B1和B2那么美,B3真真是狗尾续貂。幸好你没有用一本书毁掉你的世界。1Q84还在,这太好了——可是这世界存留的代价,村上,你可尝到了吗。

你的做法是不再理会它。所以它们完好地存留在之前的两本书里。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真是该怀着深切的敬意才对。

还做了什么呢。下了全套少革在硬盘里。十二国小说剩下四分之一(今晚应该可以看完)。黑天鹅在拖。迅雷好死不死禁掉国外资源(貌似还有所有影音资源?),亏得自己还费尽心思加了会员。退钱可不可以啊?天生小农秉性,拖的还是4G的720p。今晚电脑都关不掉了。硬盘你……挺住啊。

再就真的没做什么。空境小说看罢,一场翻译悲剧。事实上十二国也不是就不悲剧了,导致读得潦草之至能略就略能翻就翻。轻小说的悲哀不外如是。哪能指望村上那样,一本书出来各家抢版权,两个月出现三个译本,大家还要互相挑剔译本的优劣高下呢。

真是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三体和导弹君推荐的GEB在海上飘。在这里记一笔免得忘掉。应当是很久不会再写文了,所以大概会更频繁地来这里吧。而下一篇文是什么呢?零轨的汉化不远。而除开那个不言,今早碧轨的消息一出,先是惊讶,然后就没来由地从心底泛出一种甜蜜的疼痛来。

某位大人有云,爱他就要写他,写他就是黑他。

亚利欧斯·麦克雷恩。祝好运。


完。


评论
热度(1)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