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相关同人请走子博客,ID:prayer-arios

2011.7.7 【给Secret Base的REPO】年华

看Secret Base第三遍的时候,没有放原唱,也依旧还是哭了。不是为那一场夏日焰火,这一次那么难得地,是真心为自己哭。

—————————————————————

十二岁的伊莉娅,还是头发刚刚能够扎起来的懵懂少女,顽皮淘气,被修女嬷嬷评价为【不像个女孩】。从未看见丑恶,从未真心难过,从未受过伤,也未曾失去过什么。那么自信,所以有那么鲜活的欲望,想要一个人。想要她的全部。想要自己的一切都被对方认同。她的世界那么小,却那么庄严,完完全全从属于她,不能容许有任何人或事扰乱。那个时候人生何其纯粹,对于她来讲,和这个女孩子的一切,大概就是自己存在的全部了吧。

十八岁的炎之舞姬,是克洛斯贝尔最美丽的女人。在舞台中央旁若无人地舞蹈,甫一抬手便颠倒众生。没有人知道她失去了什么,背负了什么,藏匿了什么,选择了什么。她只是在那里。不说一句话,甚至可以不做一个动作。便光辉夺目,让人无法呼吸。

伊莉娅·普拉提耶长大了。也许是在十八岁发烧的雪夜,也许是从十二岁背井离乡的那一刻起。人生的轨迹如山路般急转,无可逆料地改变了,再也不能回头。面临失去的时间或许太早,离别也太匆匆,然而她一个人,在冰冷的雨夜里做梦,在偏僻的小镇求生,在大树下对着那行字迹发愣,冒出的念头却是,总有一天。

无论任何时候,都不放弃自己。即使失去了一切,只要自己还在。只要还活着,那么,总有一天。伊莉娅的光芒是天生的,却要在失去之后才能够彻底地展现,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天性,年少时无处安放的欲望,由于失去外界的支撑而真正找到自存的所在,自此得以完全地立足,然后以一种无以伦比的坚定姿态,毫不吝惜地绽放耀眼的光。

————————————————————————

十二岁的伊莉娅,最需要的是认同。为此可以和老哥吵架,可以对她说谎,可以说她心仪对象的坏话,让好脾气的塞茜尔也愤怒走开。那时候何其年轻,以为一个人的存在可以完全依托于另一个人身上,仿佛被人百分百地认同并接受了,自我也就百分百的完成了。

而是什么时候,她开始明白,真正决定着自身存在的,不是任何人,而是自我对自我的认同。所以独立了,幸存了,前进了,发光了。为了自己,以及在此之上的自己的信念,披荆斩棘地走下去了。

不是为了塞茜尔。纵使她在最无助的夜晚想到她,在一夜之后恍若隔世的清晨,透过树上天真稚拙的字迹看到她。直到现在我也愿意相信,她看到的是六年前的自己,想要认同,并真的被给予了全部认同的年幼的自己,从这样的自己,从她所拥有的过去,从那种不管不顾只有两个女孩相互认定的世界里,汲取了力量。

一瞬间的支撑,自此将这个世界定格。

这样就够了,有这个世界就够了。再近一步,也不可能更美好了。让我在最无助的时候,还有这个世界可供回想,那个时候未曾受伤,未曾失去,未曾有各自落脚的地方。为此可以隐瞒你,欺骗你,因为知道你也一样珍视那个世界,那个世界里的你自己,就像在你最悲伤的时候,也无从向我倾诉,我也只好静静地拥抱你,说一句,要加油啊。

是无可避免的必然的结局,如同那句树上的诺言一般天长地久,因为总要有一扇门关闭,才能开启另一扇新的门。

更因为你的存在,承载着我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毁坏的,最美最纯真的年华。

——————————————————————

以上为看过三遍的鸡血产物。其实无论如何都只是出自个人脑补?写到后来牵强附会得自己都有些脸红,可是丝毫不后悔来着,即使正主儿说它们全错了(大笑)。单从文来讲,朱砂有担心过自己写文越来越让人看不懂,然而(有了红千的基础)这一篇好懂到低幼的程度,用谁谁的话讲根本是(过期)本心大放送的慷慨解囊。也是因为有太多本心在,又难得地毫无傲娇,字里行间有种和往常不一样的,观之可喜的说教风(朱砂不要打)。百合与否确实无从评价,然而那大抵是个人因素……是的,是个人因素。

也正是因为个人因素。即使它客观来讲是有(一些小)缺点的,也不妨碍Secret Base成为目前为止读过的朱砂的文章里,私心最爱的一篇。

因为没有它,我就不会记得。记得高一下学期,分班之前的春天,由于早放学所以约定一起逛街。商业街人潮汹涌,然而街角处一扇常年落锁的大铁门,不知为何竟然敞开了。

是俄式的花园,静悄悄空无一人。圆顶的二层小楼,没有看到门,阳台却近在咫尺,雕花的白色石栏只半人高。不由分说地翻身进去,你犹豫了好久,也还是翻了进来。站在我的身旁,和我一起凑过头去,看落地的玻璃窗子后面,一室静寂的阳光。

下午四点的阳光,照出无声无息的尘埃。深色的木地板很旧了,不远处有一架老钢琴。墙上似乎挂着画。只是没有人。再往里面就看不清了,有没有天鹅绒,有没有梳妆台?两个人一起努力张望,可是谁也没有出声。隔着一片院墙,就是最热闹的车水马龙,那个小小的阳台,却好像是世界上最安静的地方。

不记得究竟待了多久了,也不记得为什么离开了。可是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在脑海里很清晰很清晰。

“以后还要一起再来哦!”

“嗯,一定一定。”

你拉住我的手。樱花在我们身后,如同暴雪般盛开。


评论
热度(3)
 

© 催眠 | Powered by LOFTER